<ins id="x9x7h"></ins>

<b id="x9x7h"><progress id="x9x7h"><b id="x9x7h"></b></progress></b>

        <mark id="x9x7h"></mark>
              <listing id="x9x7h"></listing>
              <pre id="x9x7h"><listing id="x9x7h"><track id="x9x7h"></track></listing></pre>

              <ins id="x9x7h"><dfn id="x9x7h"><i id="x9x7h"></i></dfn></ins>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魔力之王
              魔力之王
              (一)

                「啊……哈……啊……」我身下的亞人隨著我下半身的前後擺動而發出了陣陣令人臉紅的嬌喘,我嘴里咬著她的尾巴,雙手不停的在她腹肚上的柔毛上婆娑來去,尤其是那兩對標致的粉紅乳房,雖然每一個只有常人的一半大,卻散發著亞人特有的麝香,亞人的分泌物對我們這些因文明的發展而退化的人來說是強烈的催情劑,因為如此所以我和多拉十年的生活可說是夜夜春宵,若不是我精通復元魔法(復元者,恢復「元氣」也),大概撐不了一個月。多拉她自己倒是樂不思蜀,現在有人肯養她了,又每天陪她做愛做的事,完全忘了十年前她拉著我的褲管叫我帶她走的窘樣。

                想著想著,我也快到極限了,我開始加速的抽插著。多拉知道我就快要射精了,於是她也努力的挺起她那玲瓏的屁股,用心的迎合著我的戳刺。

                「多……」我呻吟著∶「快……快不行了喔!苟嗬阉碾p腿用力的勾在我腰上,并以其為支點,使出她畢生之絕技--活殺獸神沖,剛好和某知名的槍枝同名,其真實面貌為多拉纏以極快速度擺動,對手不用進行抽插的動作也能獲得巨大的快感,被使用者皆以為自己被活活殺死一般,故名之。

                我并非常人,但是不代表我受得了這種攻擊,我也一樣開始射精了。但是多拉并不因此而停止,活殺獸神沖一但使用,就表示我若不讓多拉得到高潮她是不會停的,不得已,我只好對我的兄弟使用局部時間流速減緩咒文∶「PARTIAL SLOW DOWN」我在腦里唱著。這是我常用的作弊方法,亞人的耐力根本不是人類比的上的,我和多拉曾經連續作愛一星期,不吃不睡要不是我有先見之明,先用了咒文,諸位今日就看不到我了。

                憑藉著咒文之助,我再度披掛上陣,我努力的支撐著自己不因快感而昏厥,我用手扶著多拉的屁股,免得她滑落了,我再度的仔細觀察她的臉龐,這是我的癖好。她很顯然已經是無意識了,她的眼神渙散,頭隨著屁股的高速移動而前後飄搖!福樱希蹋桑模祝桑危摹刮页隽四L術,因為我雙手的皮膚似乎因為她的快速移動而燒傷了,亞人全身都有軟毛保護,脆弱的人類可沒那麼幸福。凝風術顧名思義為凝固空氣之術,但是我在放出魔力的同時多加了一些意念,使我和多拉下半身周圍的空氣變成介於液體和固體的物質,如此一來,我的雙手就空出來了。

                我用我的雙手捧著多拉那顆正在左搖右晃的腦袋,她對我的臉還有點反應,「風……」不錯,還叫得出我的名字。她臉上的細毛是淺淺的棕黃色,她的胸、頸,腹都是這種顏色,四肢和背部則是黑黃相間的條紋,和老虎一樣。

                我把我的舌頭放入她早已大開的口腔內,試著去勾它那卷曲的舌頭,多拉這族不知為何舌頭特別長,我的臉就算離開她五公分,她的舌頭依然可以抵達我的臼齒。在我倆的舌頭相遇的一瞬間,她似乎突然清醒了,她的舌頭立刻把我的層層包裹,我們開始激烈的互相吸吮,舌頭和舌頭猛烈的纏綿,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唾液沾濕了我倆的下巴,甚至有些還滴到了她的肚子上。我的手也沒閑著,我再次的撥弄她的兩對乳房,我時輕時重的蹂躪她嬌小的乳頭,感受她熾熱的體溫和柔軟而不失彈性的體毛。

                我站了那麼久已經很累了,F在她的移動已經漸漸停止,連舌頭也慢慢的不動了表示她已經是在高潮的前夕,我開始用力的抽插,一下、兩下、三……嗚!

                來了!

                她的小陰唇以恐怖的力道將我鎖住,陰道內部開始劇烈的收縮,陰道壁不停的向內蠕動,強大的快感鋪天蓋地而來,她本來松弛的四肢現在也緊緊的抓著我而我也用另一個強而有力的擁抱來回敬她。雖然我和她在一起已經有十年已上,但是我對這種攻擊仍然毫無抵抗力,要不是我用了魔法,我現在一定會再棄甲一次。

                她似乎已經清醒多了,暗紅色的雙眼直盯著我,「你愛我嗎??」她問。

                「傻孩子,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比我更愛你了!」我答。

                「真的嗎??你能發誓你永遠不會棄我而去嗎??」「我敢以天地八方六十四仙之名和自己的狗命一條發誓,在我有生之年,只有你棄我,沒有我棄你!顾昧Φ谋е,在我的耳邊細聲道「咬我!」我在她的脖頸上咬了一口,這是多拉那一族最崇高的示愛方法。她的喜悅已經被她紅透的臉龐和眼角的眼淚給泄露出來了。她不停的用她那細長的舌頭在我臉上清潔,這是完全信賴和臣服的表現,我靜靜的吻著她,看著這個令我魂牽夢縈的人兒,內心有著說不出的感覺。

                「咚咚咚咚!」突然,門外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ǘ

                我解除了門上的念力鎖,讓敲門的人進來。

                現在房子里塞滿了一堆身著藍色制服的軍官,是從哈特公國來的。我用念視看到外面還有布萊恩公國,罕得公國,和碧得公國的使節團,八成又是因為哈特公國的專橫無理使得他們只能在外面等。

                四大公

                的,放眼天下大概也只有魔王了,北方凍土可能又出狀況了。

                人群中走出一位身著朱紅錦衣的禿頭肥仔,不用說,哈特國的使節。

                「恩哼!」他清了一下嗓子∶「法達四方六界,禮馭上下九重天,圣心赤日帝詔曰……」「停!作者讀者和我都懶得聽你廢話,反正我和你們去見那個太陽王就對了吧!埂甘鞘バ某嗳盏郏!」使節似乎覺得太陽王是個很失禮的名稱。

                「隨便啦!你們先去外面等我一下!故拐咭荒槻凰淖吡顺鋈。

                「又要打仗了嗎??風??」多拉從她藏身的被窩里露出頭來問我,「大概吧!」「那……那我們現在要怎麼辦??」「現在我要去和那些叫做國王的笨頭們商量如何把魔王給剿了,而你,要乖乖的待在家里等我回來!埂覆灰!人家要和你一起去!」「別鬧了!你知道我是不會讓我愛的人出去送死的!埂缚伞墒侨思摇埂嘎犞,多,我和你相遇是在十年前的封魔大戰結束之後,你還記得當時的情景嗎?」多拉的臉色暗了下來,因為我觸及了她最痛苦的往事,但是不這麼做她一定會跟來的!肝矣浀!刮艺f「那就是我不希望你去的原因,亞人已經失去了他們的祖先英勇善戰的血,在戰場上就和普通的婦孺沒有兩樣,你若是跟著我,我會沒有辦法專心於討伐魔王,我不能一邊戰斗一邊又想著你的安全問題,所以你乖乖待在家里是對我倆最好的選擇!埂缚墒,可是人家會一直擔心你!」多拉一付憂心忡忡的樣子。那樣子看了真是窩心。

                「別擔心,我可是經歷過封魔大戰和凍土大戰的勇者,想要我死至少要有邪神級的功力才行。好了,別再任性了,我想這次是不會拖太久的。上次戰爭結束才不過十年,更何況北方凍土在魔王死後就一直被哈特國的武力控制著,在這種情況下,新的魔王絕對不可能強到那里去,你完全不用擔心!埂溉思沂窃趽哪阌忠教幉シN了!像你這樣無節操的男人,一定又會像以前一樣,走到那就搞到那!梗ㄟ@小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口齒伶俐了??)糟了,這我沒辦法反擊,看樣子只有落跑一途了。

                「FAST A SLEEP」唉,沒辦法,講不過只好耍賴,乖乖的睡吧。

                多拉在我唱完咒文的同時便應聲而倒,我用手接住她嬌小的軀體,輕輕的將她放到床上,依稀聽到幾句「葛風你這大混蛋,給我回來」一類的話。(十年的共同生活讓她對我的抗魔度升高了嗎??居然說的出話來。)替她蓋上棉被之後,我自床下拉出一口長皮箱來,里頭裝的是我過去的記憶和感動。我打開皮箱,拿出一件付頭套的黑色斗蓬,是用泄上夜魔族鮮血的米斯里魯打成細線後,一條一條編成的,負責這件工作的霍比特族花了將近兩年的時間才完成,夜魔族是種以人類,尤其是男性的精氣為食的夜行性生物,以吸血鬼和沙虛帕斯為代表,是一個精通媚惑術的種族。其鮮血對一切精神系的魔法有強大的防御力,涂在神之御禮的米斯里魯上,集兩者的效能幾乎能防御所有的魔法攻擊。我給這件斗蓬的名字是之壁。

                我過去所使用的武器已因封塵過久而毀損不堪使用了,所以我把之壁套上之後便什麼都不帶的走了出去。臨走之時,我再看了多拉一眼。

                ※嗚~~完全沒有情色的片段,我太喜歡解釋那堆有的沒的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吧。!念及於此為彌補各位客倌下面附上短文一篇∶《告白》

                「早苗是來等老師的!」早苗笑著說,我看了看四周,只剩我一個人其他的老師都已經走了。

                「真的嗎??我看是來等我的大肉棒吧?」我把自己的性器從褲子里掏了出來早苗立刻把身上的制服給脫了下來,往我身上爬,紅透的臉上有著不屬於她這年齡,淫穢的笑。

                「誰叫老師最近都不來找人家!」她邊說邊把自己的屁股往下坐,把我挺直而濕潤的肉棒毫無阻礙的咽了下去。

                「我才一天沒叫你留下來,你就受不了啦??」「因為,因為人家喜歡老師麼!」「喔~~真的嗎??」我的雙手握住她的腰,她的四肢也馬上很有默契的纏繞著我的身體,我停了一會,右手往上捏住她米粒般的乳頭,左手往後刺探她的肛門,我發現她的液體已經煙沒了菊花的周邊,現在正被地心引力作用而往我的褲管滴落。

                「這麼濕啊,你今天整天都心術不正喔!」

                「因為人家,。!人家……嗯!好想要嘛!」我把手指伸入肛門直到食指的第二指節,在里面攪動著,同時下半身不住的向上戳刺,我感到龜頭磨擦子宮頂的快感正一波波向我襲來,為了減緩快感的累積,我伸出舌頭舔舐早苗脖子附近的口水,我的舌頭向上慢慢進攻最後來到早苗的小紅唇,我含著她短短的舌,用我的卷她,用牙齒輕輕的咬她,刮她,恨不得把她吞下去,F在我停止了戳刺,因為早苗已自發的開始上下運動了,現在我更是把我的全部精神擺在她那小巧的臉蛋和平坦的胸部上,我用力的捏著那顆小紅豆,還不時的旋轉它。

                「老,老師……不要管那些東西了……還是用力……嗯~~對……」「聽說五班的龍之介要對你告白,他一定會很失望,因為早苗居然是個這麼喜歡雞雞的女孩子!埂肝摇也幌病瓪g雞雞,我只……喜……歡大雞雞……我只喜歡┅┅粗雞雞……」「喔!那你可真厲害!來!老師給你獎品!」我在早苗的身體內放出一團團白色的欲望,同時得到她用密部吸吮我的肉棒為回報。

                我把尚因高潮而不停抽的她放在辦公桌上,乳白的汁液緩慢的自她的下陰流出,她把手刺入自己的陰道,挖出一團精液往自己的嘴巴送,舌頭不停的舔舐自己的手指,深怕漏了任何一滴。她的眼睛卻由始自終都未曾自我的肉棒上離開過,水汪汪的大眼好像在對我說著∶我還要……我還要……第二天,體育館後,早苗正和一個男孩交談。

                「上、上田同學,我,我喜歡你!請和我作朋友!」男孩緊張的等待。

                「龍之介!

                「是!」

                「你的雞雞……」早苗從群下拿出一根巨大的電動陽具,在日光的照耀下正因早苗的液體而閃閃發光,早苗把它擺到和自己的臉同高度,笑著說∶「和這一樣大嗎??」

              (三)我走了出去,心情頓時沉重了起來,我又要再次面對我努「你們是怎麼來的??」「坐著那個來的,小人不像貴人您能……那叫什麼來著??。!以自身魔力為源,自主性的改變陰陽介面,達成空間的突破。小人沒背錯吧??」(忍耐!要殺他日後多的是機會,現在動手只會讓他們手中又多了一項我的把柄。)這只死豬指著樹林中的葛雷歐們,同時用他心的聲音,不斷的攻擊我的精神。

                「飛了多久才到的??」我壓抑著心中的憤怒,假裝若無其事的問。

                「大概四天,但是真是沒想到您會躲……喔!請恕小人無禮是隱居在離皇城這麼近的地方!埂肝覀兛梢宰吡税?」我不耐煩的催促著。

                「是!是!就怕那些畜生不爭氣,趕不上您。!」(王八蛋。。┪也辉倮頃,徑自開始頌唱咒文∶悠游於四方之精靈,請遵守西爾法的意志,幫助這個生靈,將其送往其意屬之地。

                我四周的空氣隨著咒文而轉變成清澈的藍色,我的身體被托起,開始筆直的朝皇城菲利歐斯前進。使節們看到我已經啟程,紛紛跨上他們的葛雷歐開始追趕著我。

                這四天真是漫長!跟那只豬在一起,連水都變酸了。其他的使者大都不敢靠近我,這次四公國會連合起來找我,大概是哈特國硬其他三國出面以壯聲勢吧!

                畢竟其他三國可都是很希望看到哈特國出糗的,落井下石還有可能,忙是絕計不幫的,除了倒忙。

                現在我已經在謁見廳等候皇帝的招見,門旁的衛兵對我這身奇裝異服甚是好奇,一直偷偷的往我這邊瞄。

                「好,你現在可以進來了!拐f的好像我很想進去似的。

                我跟著指高氣昂的傳令兵走了進去,進入大廳之後,映入眼簾的是一間只能用窮極奢華來形容的巨大空間,這城外的修飾已經很浮濫了,沒想到里面還能比外頭更加浮濫,真是讓人想稱贊他的勇氣。

                我在距離皇帝十五公尺左右的地方停了下來,這是因為禮節的緣故。

                「從凍土大戰之後就再也沒看過你了哪,葛風!埂浮埂肝覍Σ肯聜兊臒o禮深感歉意,我想你也知道我是為何把你找來的吧?」「北方的問題吧,但是我不知道是什麼問題!埂肝覀冊趦蓚月前在北方凍土的中心部位發現的巨大的米斯里魯礦床,一如往常,在那個礦床附近聚集了許多的天魔族!埂浮粫挥羞@樣吧??」「哈哈,真是什麼事都瞞不過你啊,其實問題是∶我的士兵們傳出魔王復活的消息!埂覆豢赡埽!魔王是我親手打成碎片的,我的眼睛看著它死,死人是不會復活的!」「你的意思是我的士兵看到的是幻覺嗎??我也這麼認為,但是,所有活著回來的人都已經瘋了,而他們口中都不停的念著∶魔王復活了!我認為現在「你,你還真有臉說出這種話!我有什麼義務要幫你??」我不敢相信世上會有這種把所有人都當成自己的道具的人。

                「有的!乖撍赖幕实勰贸鲆粋像是項煉的東西,它在皇帝的手上發出詭異的紫光,我覺得那似乎對我來說是個很熟悉的物品。

                「那是……黑龍眼??」我驚慌的問著,如果真的是,那表示我的故鄉已經被他找到了。

                「我不知道這是什麼,但是是從一個叫菲的女孩身上取下的!埂改氵沒對他們做什麼吧??」「不愧是勇者,我確實還沒有做什麼,但是……」他舉起左手,手背上一個紅色的火劫法圓讓我知道,我若不妥協我的養父母和我的好朋友們都會像紙一般燒成灰燼!高@得看你的態度了!埂钢懒,我明天出發!埂负脻h子,快言快語,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够实坶_心的笑著,我勉強的控制住自己不要暴發,慢慢的往外走去。

                「啊,等一下」我回頭聽他要說什麼,現在不是撕破臉的時候!敢滥日f她很想見你,等會請你抽空去看看她!埂甘,閣下!」我痛恨自己的軟弱和無力,只能靠諂媚的手段來保護自己的家人。

                「哈哈哈哈。。!~~」背後傳來那個人渣的笑聲,我加快腳步,走出了正殿。

                我靜靜的躺在床上,身上只有件輕便的短衣,我雖然很想睡覺,但是只要想到那個狗皇帝的嘴臉,我就怒不可遏,房間里的桌椅剛才就成了我的泄忿對象,現在安靜的散在地上,完全看不出原來的形狀。

                「進來吧,不用敲門了!刮铱吹揭滥仍陂T外躊躇的樣子,便對著她的方向說。

                「你是妖怪嗎??墻壁擋著你還看的見!挂滥纫桓恫豢伤甲h的樣子,往床邊走來。

                「又不是第一次見面,那麼大驚小怪干嘛。老實說,找我有什麼事??」「ㄟ……討厭!不要問嘛!」她曖昧的微笑早就把一切都說出來了。

                「好吧,那就用做的!」我因為剛才的事件還火氣未消,所以也懶得和她羅嗦,「SONICWAVE」,直接把她的衣服給轟掉,連她穿什麼也沒看清楚。

                「呀。!討厭,你是山里待太久了,連前戲都忘了怎麼做了嗎??」她故作生氣狀的說。

                「下面都變成汪洋大海的人有資格說這種話嗎??」我毫不客氣的用左手把她的陰部整個抓起來。

                「啊~~混蛋!很痛ㄟ。!」她邊罵手還不忘往我背上槌,但是我現在沒有溫柔的心情。

                「咦?」我放開她,代以兩根手指深深的插入她的陰門,但是我的手卻感到不屬於她的肉體之物!改闶颤N時候開始喜歡這種玩意的?」在她的陰蒂上,串著兩個一大一小的長方形金屬框,還一個金一個銀的,有錢人的性玩意還真多。

                「那,那是我丈夫弄的」她似乎很害羞人家看到那些玩意「你太失禮了!小姐我可是一堆人搶著要的!」她似乎真的是這樣想,這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喔~~所以你嫁給一個喜歡這種玩意的老公羅!埂高@,這又不是什麼新鮮事,更何況這些達官貴人和普通人的喜好總是不太一樣嘛!刮覒械寐犓暮侠砘f詞,我兩手各抓一個乳房上的金屬框,先轉它一下試試。

                「啊~~哈,哈,不要那麼用力……」挺有效的,看來她很喜歡這種玩具,本來就已經是黃河決堤的下陰,現在更是海水倒灌般的淫水狂泄,轉眼就把床給沾濕了一大片。我空出一只手來,想試試下面的拉環會有什麼反應,可是有兩個,小的放手指剛剛好,那大的不知有何用處。

                「喂,大的拉環是拿來干什麼的?」

                「你想知道嗎??」她對著我笑,「過來,我告訴你」我把上半身湊過去,準備聽她的解說,她一只手抓著我的肩,另一只手往下探索我的性器。她握住我的肉棒,姆指按摩著龜頭前端,我不由得顫抖了一下,她繼續引領我向她的蜜洞前進,她把我的龜頭穿過大的拉環,(是這樣用的。,「現在,你可以盡情的使用它了!顾鶃y的姿態使我異常的興奮,我開始用力的抽插,我的每一次抽插,都會帶動大拉環跟著擺動,而大拉環則強烈的刺激著依娜因興奮而腫大的陰蒂,我想這是非常的爽吧,因為依娜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啊~~哈~~嗚~~」好像是說「好棒」吧,我的右手又開始玩弄乳房上的拉環了,我用力的扭轉它,直到她的乳頭因缺氧而變成的紫黑色,依娜很喜歡這種虐待式的性愛是我在十年前就知道的事,現在她也用她的全身感受這份痛苦的愉悅,她的下體彷佛是長江大河,蜜液不停的涌出又涌出,連我的大腿根附近都被她的淫水濕透了,我不停的攻擊著她,好像是把我連日來的怨氣都往她身上發泄似的。

                「。。。。。!」她突然發出了尖銳的嘶叫,緊接著便狠狠的咬著我的肩膀不放,全身不停的顫抖,下體像是爆炸般的噴出一道又一道的泉水,從我的大腿一直流到床上,被棉被吸收。

                「哈……哈……哈……」她不停的喘著氣,胸部劇烈的上下起伏,彷佛是為我們剛才瘋狂的交媾作見證。

                但是……我還沒有滿足。!

                「SOLID WIND」我唱起咒文,我在她的四肢形成數團堅硬的固氣,把她的四肢往上吊起,她的軀干則變成了最低點,我將她的腰調整至和我的腰同高,以利我待會做事方便。

                依娜只是一直看著我,她臉上的紅潮尚未退去,嘴巴還是半開的,她從未懷疑過我的一舉一動會對她不利,總是用她的全身承受我無情的攻擊,我走到她的身邊,彎下腰來品嘗她多汁的紅唇,咀嚼她香甜的嫩芽,我似乎看到她眼中有著淚光,我拔出舌頭,轉去舔食她的淚水。

                「你為什麼要哭?」我輕聲的問。

                「為什麼你當初不帶我走?卻選了那只獸人?」她哽咽的問著。

                但是我沒有回答,我只是默默的舔著她的淚水。

                「吻我!讓我窒息般的吻我!」

                我們又開始狂吻,舌頭彷佛融化了一般,一片緊緊黏著另一片,不斷的互相纏繞,直到我們覺得快喘不過氣了為止。

                我好不容易抽出我的舌,我把拉環拉到肛門的位置,剛剛好夠長,將我的性器穿過其中,我感到金屬環緊緊壓著我,我看到她的陰蒂正因強大的拉力而變形延長,在金屬和陰蒂的結合處有幾許的血絲。

                因為剛才的高潮,我順利的插入她的肛門,她的肛門比陰道緊多了,平常道,有時只拔出一點但是快速的抽插,有時將性器完全的拔出看著肛門漸漸的閉起,再整根插入。

                「嗯~~哼~~咿~~啊~~」依娜的頭被快感驅使而左右搖擺著,她的嘴巴完全的張開,唾液的絲線隨著擺動而在空中閃閃發光,她把舌頭伸出,似乎想要觸弄我的身體,只可惜我離她太遠,愛莫能助。

                快感正以音速累積中,我感到我的極限正快速逼近,我用雙手緊緊的按住她的肩膀,下體更是奮力沖刺。

                「依娜!我要射了。!」我大叫。

                「射在里面。!射在里面。!不要拔出來。!」她也大叫。

                突然我的腦中變成一片白色,肉棒像是要吐血般的不停抽著,欲望的團塊一波接一波的射入了依娜溫暖的直腸里。

                魔法已自動解除了,我緊緊的抱著依娜,緩慢而溫柔的吻著她,身下的肉棒還在噴射著。

                「對不起……」我在她的耳邊細語。

                她輕輕的咬著我的嘴唇,什麼也沒說。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