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x9x7h"></ins>

<b id="x9x7h"><progress id="x9x7h"><b id="x9x7h"></b></progress></b>

        <mark id="x9x7h"></mark>
              <listing id="x9x7h"></listing>
              <pre id="x9x7h"><listing id="x9x7h"><track id="x9x7h"></track></listing></pre>

              <ins id="x9x7h"><dfn id="x9x7h"><i id="x9x7h"></i></dfn></ins>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人妻小說  »  地震后的生死情緣
              地震后的生死情緣
              5.12已經過去快半個月了,但大地還是時常的在搖晃。城里稍微空闊的點地方,都打滿了五顏六色的防震棚。

                因為地震,幼兒園出于安全考慮,給孩子放了假。濤的公司也停止了營業,因為這幾天人們都在忙著防震,已經顧不上再做生意了,金錢和生命,每一個人都能分清它們的主次。

                地震剛過,濤通過朋友就給我爸媽家買了頂軍用帳篷,并和他的幾個朋友來個搭好。爸媽家的帳篷是那一片最早搭好的,鄰居們都夸我爸媽有個好女媳,爸媽很高興,我聽了心里也美滋滋的。

                小濤的父母在區政府工作。地震來臨后,單位在區政府大院統一搭設了帳篷,每家兩間,有紅條白底塑料布分開鄰里。我和濤的床與他父母的床相隔有兩米多點,中間也用塑料布做了簡單的隔斷。

                雖然我爸媽用的防震棚已經搭好了,而且很牢固,但因為地震發生的時間往往都在晚上,所以,我心里總放不下他們。在濤的父母的帳篷里住了兩晚上后,我就和濤商量,我還是回去和爸媽住,他和他父母住,這樣既是發生了大震,我們也能照顧好雙方的老人。濤聽了我的話,想都沒想,立即就說「好」?粗麧M臉的笑容,我當時心里好是感動,我真嫁了一個好丈夫。要不是旁邊人多,我真想上去抱住他,好好的親親他。

                到爸媽的防震棚里住,已經有一周多時間了,濤如果沒事,就會開車過來,幫著打掃衛生,因為我爸媽家住五樓,上下跑動不方便,濤就主動的跑上去給我們做飯?墒,從來就很少上廚房的他,會做什么呀?熬了兩次粥,都糊鍋了。

                爸媽喝著滿是焦味的稀粥,還滿嘴的稱贊說「好」,看的我在旁邊「咯咯」的笑個不停。濤在我的笑聲中一直笑著瞪我,看著他狼狽的樣子,我笑的更加收止不住,直感覺肚子好痛。

                我在爸媽這里,白天也沒有什么事做,沒有電視,也沒有電腦,在他們沒打牌的時候,就陪他們說會話,說話的內容大都是地震方面的消息和傳聞。悶熱的天氣,捂熱的防震棚里,坐不長時間就感覺身上汗跡跡的?梢驗榕碌卣,大家都不敢上樓洗澡。汗太多了,就在公用水管上接盆水,把身體露在外面的部分用毛巾擦擦,好在是夏天,男的們大都穿短褲,女的們大都穿裙子,因為衣服短小,所以在水管上接盆水,幾下就可以洗干凈,掛在帳篷外,一個多小時就能曬干,換洗很方便。我是一條牛仔短褲和一件吊帶短裙換著穿洗[ 雖然我已經結婚快三年了,可身材和少女時代沒多大變化,就是胸部變的更大了些。幾個死黨,時常嫉妒我的身材。哈] 如果爸媽這里沒事做,我就會打車到婆婆家,幫著他們把換下的衣服洗了,把帳篷的里里外外打掃干凈。他們這段時間都是在單位的餐廳吃飯,所以也沒做飯的,有幾次我是吃完了才回爸媽那里。我去的幾次都沒遇見濤,打電話過去,他說在給朋友幫忙。雖然我和濤的床已經被婆婆收拾的很整齊了,但我還是習慣性的這里拉拉,那里拽拽。

                當我在我和濤的床上整理的時候,一股男人的氣味,自然的散發進我的鼻孔。

                可能濤也是幾天沒洗澡了,所以在捂悶的帳篷里,我的感覺特別明顯。一股加雜著煙味,汗味的氣味特別濃。在這股氣味中,我還聞到了另外一種氣味。當聞到這股氣味,我感覺自己的心跳的好厲害;我感覺到自己的呼吸變的好急促;我感覺到自己的手腿變的失去了力量。我知道這股氣味來自濤的腿間;來自濤那有時柔軟,有時鋼硬的男根。

                誘惑的力量使人無法抗拒的,特別是象我這樣結婚才兩年多,天天晚上要丈夫抱著才能睡著的少婦。在男人的身體下,我從對性事一無所知的少女,變成了身材有了些豐韻的女人;在男人的身體下,我已經從在開始的性事中只感覺到疼痛,變的在男根插入后感覺到異常的興奮。整整有快半個月沒碰濤的身體了,他的那股氣味,讓我離開婆婆家時,都忘說些什么,只感覺頭昏昏的,走路都沒有力量。

                因為濤的那股氣味,我到爸媽家后,腦子里還是靜不下來。坐在帳篷外,看看來來往往的男男女女,眼睛不由自主的就飄向了那些穿著短褲的男人。雖然男人們大都穿著短褲,我還是能明顯的感覺到他們腿間的凸起,仿佛還透過短褲,看到了他們那濃黑的陰毛,橢圓的龜頭,布滿青筋的陰莖,軟軟的吊著的陰囊。

                看著,想著,我感覺自己的腿間好象有蟲子在爬動,好氧好氧,從分開的腿間,偶爾吹進裙內的小風,使的那里感到涼涼的,我知道我的小洞里已經流水不止了,如果不是有內褲,可能會沾濕坐凳。

                身體內難以遏制的欲望,使我給濤打了好幾次電話,聽著他很男人的嗓音,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已經酥了?膳艘灿信说碾y處,心里再想,嘴里也無法表達。只能夠告訴他晚上過來吃飯。

                「濤濤晚上來吃飯!,在告訴了母親一聲后,沒等她回答,我就跑出了帳篷。眼睛已經沒時間再瞟別的男人了,我的男人即將到來。我到超市買了幾代濤愛吃的速凍餃子,買了一只烤鴨,還買了四瓶啤酒。地震我也不怕了,自己上樓把餃子煮好,把拷鴨切好,端到防震棚里。我要好好招待一下我的濤,我的男人,因為我愛他,我是他的女人。

                在忙這一切的時候,我滿腦子里總是他腿間的男根在閃現,使的我的兩腿間也癢癢不止。流淌的淫水,已經讓小小的內褲無法阻擋,整個的兩腿間在走路時都感覺到了沾滑。

                沒有辦法,我現在的身體已經充滿了騷腥味,想到一會還要到人來人往的搭滿帳篷的防震區,也顧不了那么多了,我走進了衛生間。這是我半個多月來第一次洗澡。

                在衛生間的鏡子里,我又看到了自己,一絲不掛的自己。豐圓的乳房上,少女時粉紅的乳頭,已經變的有些深紅色,少女時小小的凸起,現在已經象一粒葡萄鑲嵌在豐滿的乳房上;皮膚還是那么的白嫩,和沒結婚時比,只是稍微的增加了點脂肪,新填的脂肪使身體更加的飽滿,充撐的皮膚有些發亮;小腹下的陰毛還是只有那么一點,因為潮濕,它們緊緊的沾貼在皮膚上,沒有別的有些女人的那般雜亂,顯的特別的整潔;大腿變的有點渾圓了,已經沒有了少女時的纖細。

                變化是必然的,少女時是一人鼾睡,有時還撒嬌的把父親趕走,和媽媽擠在一塊兒;而結婚了,天天晚上躺在濤的懷里,乳房常常被濤的大手揉搓,乳頭常常在

                濤的嘴巴里被舔咬;身體常常在濤140斤的體重下被滾壓;插入我下體的濤的男根每次都要噴射出濃濃的精液;沒有變化是不可能的。但我喜歡這種變化,自我感覺,我還是個漂亮的女人。

                把手伸進兩腿間,流淌的淫水立即讓手感覺到了濕滑。整個那一片,都是滑沾的,如果能象男人那樣很方便的看到自己,我相信下面那張小嘴一定是張開的,象個嘴蠶的小孩,不停的流著口水。因為我摸到兩片陰肉由于充血而變的肥厚。

                調低溫度的水流沖刷著我熾熱的肉體,噴射的水拄洗去了我沾濕的身液。在洗浴中,我的急燥得到了短暫平熄,在洗浴中,我的身體變的更加的亮白。在水霧中,看著鏡子里自己的恫體,我都有些自戀,這是多么誘人的一身肉呀。

                「怎么做了這么多好吃的呀?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值的慶祝的事呀?哈哈,還有酒?」,濤一進帳篷就笑喊到!甘裁词露紱]有,你這幾天學雷鋒,慰勞一下你這個大忙人!,我邊擺碗筷邊微笑著回答到。

                濤和爸邊吃邊碰著酒杯,媽媽加雜著問濤有沒有在區政府里聽到關于地震的消息。我把飯刨進嘴里,眼睛緊緊的掃描著濤的身體。這就是我有幾天沒見,有半個多月沒細細看過的丈夫。因為在外面時間多,有點變黑了,可在鼓鼓的肌肉掩襯下,更有男人味了;可能是因為忙,嘴唇上短短的長著的胡子也沒有刮。

                看著幾天沒見,我的男人好象變的成熟了許多,不象地震發生前,一有時間就要把我抱在懷里,對我的乳房不是親就是摸,就如一個吃不飽奶的孩子。

                看著濤那短短的胡子,我一下又想到了少女時第一次它在我臉上,乳房上的刺扎,想到了那時的緊張,昏暈,那時手腳無措;想的我又感覺到了下身里是騷癢,想的我又感覺到下面的小嘴在流口水。媽呀,我是怎么了?才離開男人幾天,就這樣了?

                可能濤已經感覺了在他身上一遍遍掃過的目光,在和我爸媽閑聊的空隙,也用眼光和我對望。開始是帶著微笑,后來眼睛里也充滿了一種期待,從他點燃一支香煙觀察,我知道他在平熄自己的情緒。面對一個眼睛里冒著火的漂亮女人,任何男人都難免不激動。

                「媽,濤濤他爸晚上值班,帳篷里就她媽一人住,我去陪陪她!?粗覍寢屓鲋e,濤站在那直笑。在帳篷外還邊笑邊直吐舌頭的我,坐到車里后立即裝著正經的問濤到:「有什么可笑的?還不是為了你!埂腹,那可不敢,照顧丈母娘這可是大事,我不能為了自己,讓媳婦說我不孝呀!埂高@么說,你是不想我回來了?好!我下了。88」「別呀,寶貝,你應該知道我有多愛你,舍不得你離開…………」。在車上,我們倆就這樣拌著嘴,我的手也在拌嘴中,按在了濤放在檔位桿的手背上。此時心里就一種——甜蜜。

                到了臨時的家了。一進帳篷,看到我們的床,我就想立即撲爬上去,當然,還得濤得抱著我,兩個人身上一絲不掛,光溜溜的,我的手抓著他傲挺的男根,他的手摸揉著我豐滿的肉乳。

                但是,天還是亮的,大人們還坐在帳篷里外閑聊,小孩們還在帳篷里外尖叫著跑鬧。還得忍下。

                濤跑到打麻將的桌前去觀戰了,我邊喝著冰水,邊和婆婆她們東一句西一句的說著家里,外面的事情。

                因為都住在外面,沒有電視,天黑一會,就到處可以聽到大人們呼喚小孩名字的聲音,F在有時間就抓緊休息,萬一晚上再震,大人是就睡不成了。都在傳還有大震,不知道是真是假,但大家都很緊張。平時人們所想的什么金錢,地位等等,現在都不去再想了,現在想的都是生命安全。

                我現在別的都沒想,只想著濤的懷抱,濤的兩腿間的肉棒。如果真有大震,我也盼望它能在我感受完男人的力量后再到來,這樣我死而無憾。[ 我真是騷瘋了!暈。] 等婆婆他們睡下了,我把洗用過的水倒掉,又接端了兩盆,讓進蓬的濤用一盆洗了臉,洗了腳。拉好我們和婆婆他們之間的塑料隔斷。濤脫掉體恤衫和外面的短褲躺在了床上,我在水盆里侵濕毛巾,走到床前,推開他已經侵襲到我胸部的大手,我用心的擦洗著濤的身體。因為,婆婆他們就在塑料布的隔壁,我們倆不能有語言的交流,一切只能默默的進行。

                手臂,上身擦洗完了。我用手拉了拉濤的內褲,他很知意的抬起屁股將內褲退下。雖然我們沒有語言,但是我們都能感覺到我們彼此的的笑容。

                隨著濤內褲的退下,他的男根立即彈跳挺立了出來。雖然防震帳篷里閉了電燈,可借著外面路燈影射進來的光亮,我還是看的清清楚楚。這就是我盼望的男根,濤叫它——雞吧,錘子。怎么看也不象「雞」「榔頭」呀?好奇怪的名字。

                擦洗完的「雞吧」被我捏在手里,用濕毛巾又擦洗包著兩個蛋蛋的陰囊和大腿內側。濤興奮的屁股一起一抬,我壞笑著將捏著他「雞吧」的手一松一緊,他也以手隔著衣服捏我乳房回擊。我的捏他的揉,使我倆都興奮不已,雖然不能說什么,但能聽到彼此急促的呼吸聲。

                我用剩下的水洗了腳后,端到帳篷外倒掉,一切該女人做的事是結束了。我挺了挺已經有點酸困的背部,長長的做了個深呼吸。累是累了點,可做女人就應該這樣呀。再說了,過一會男人會更累。呵呵。

                站在床邊,在濤的目光注視下,我一件一件的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掉,只穿了小內褲和胸罩的身體立即感覺清涼了許多。[ 想想剛結婚時,晚上的衣服是被濤扒掉,和現在自己主動的脫,也真是個不小的變化] 「格吱!」。這是我撲到濤身體上時,我們的床發出的聲響。是的,是撲上去的,因為我等不急了,我需要男人,男人的愛,男人的力量。

                我們緊緊的抱在一起,為怕床在響動,我們一動不動。

                濤的舌頭伸進來了,是伸不是頂,因為我的嘴含蓋住了他的嘴。我們身體的一部分——舌頭在兩個人的口中來回擦磨,我的手很自然就握住了他的男根,他的手因為兩個肉體緊緊相貼,只能在我的背部撫摩,并幫我解開了胸罩的掛勾。

                嘴唇相親的已經有點麻木了,我嬌小的身軀在一陣激情的擁抱后,也有些困乏。離開濤的懷抱,我平躺在涼席上,長長的呼吸。

                已經解開掛扣的胸罩滑落下我高挺的乳房,雪白的肉團在昏暗中放著白光。

                濤坐在我的大腿上[ 我的大腿變粗,這就是原因] ,兩只大手揉玩著這兩個他最喜愛的肉團。抓,捏,揉的手法,使我的身體變的癱軟。作為女人的我,現在就是男人的玩具了?墒,我喜歡被玩,因為我愛這個男人,因為我感到幸福,感到興奮,感到身體腿間的肉洞很癢。

                我被男人抱在了懷里;葡萄般的乳頭被帶著短胡子的嘴吸咂著,胡子在乳房上的扎刺使我昏暈;男人的大手順著我平滑的小腹,穿過小內褲的松緊帶,摸到了我的私處。

                已經「江河泛濫」的我的私處,我的男人濤叫作「B 」的地方,被大手揉撮著,兩片陰肉,不,整個的下體都感覺到酥麻,陰肉和陰肉,陰肉和手掌的摩擦,使我全身的肉都在緊繃,只感覺仿佛身處火中,不由的將四肢伸開。肉洞里的越來越重的癢感,使我側過身,邊親舔他的嘴唇,邊用手套弄他的肉棒,雪白的小腿也將他的腿部勾住,將我雙腿間的部分盡力往他的肉棒上貼。

                時間過了許久,在我興奮,焦急的快要大叫時,濤才停止了他的前戲。

                在昏暗中,我抬起了屁股,使濤將我的小內褲脫下,一陣爽意立即布滿了我的全身。一是脫了內褲,感覺下體清涼了許多,二是我知道馬上就會有我急切盼望的肉棒給我的肉洞止癢。

                沒有濤的扒搬,我的大腿已經自然的向兩邊最大限度的分開,只長了稀稀陰毛,已經被淫水沾滿的下體,展開在了濤的眼前。這個在我少女時代多少男人盼望的地方,現在就等著我的愛人,我的老公——濤,用你硬挺的肉棒,你稱的——雞吧的沖撞。來吧!親愛的,用你愛說的那幾個不好聽的字——「操」,「干」,「日」我吧!

                濤的急促的呼吸聲在我的頭邊響起,濤口中噴出的熱起吹動起了我的秀發,我的大腿已經感受到了他的長滿汗毛的大腿的擠壓,我的兩片陰肉已經感覺到他肉棒前部圓頭的摩擦。

                不約而同的,我聽到了我們倆同時的吸氣聲。緊接著,我的陰洞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打開。要不是我有準備,要不是我知道現在躺在防震帳篷里,我就會大聲的喊叫出來——!

                我近兩天急氧難忍的肉洞,現在已經被男人的肉棒充滿;我腿間的兩片陰肉,被男人的雞吧向兩邊分開。我的雙手緊緊的抓著身上男人健壯的臂膀,眼睛已經昏暈的閉上。

                肉棒開始了進進出出的滑動,肉棒前的圓頭刮磨著我下體肉洞里神經靈敏的嫩壁。進來了,出去了,滑動的肉棒仿佛是一只手,將我感覺緊繃的肉體緩緩解開。兩個人陰部的撞擊聲,在淫水的作用下,在寂靜的夜晚顯的特別有響聲,可能考慮到隔壁有父母在,濤的沖擊往往在即將肉肉相貼時,就停住了前進。但既是這樣,我還是感覺到他肉棒的粗長,我的花心每一下都會被頂到。[ 結婚一段時間后,濤讓我有尺子量過他的肉棒——17cm] 我是個感覺靈敏的女人,從第一次接觸到濤的肉體[ 那時我還是處女] 直至婚后兩年多的現在,每當肉棒一插進來,我就全身癱軟了,以制有時濤想變個花樣,從后面插我,我連跪著的力氣都沒有,只能分開腿爬著讓他插。因為使不上力,濤就把被子枕頭重疊起來讓我爬在上面。

                肉棒在我的肉洞里快速插動,我癱軟的四肢平鋪著,連想摸摸濤力氣都沒有。

                這就是我,一個軟弱的女人。肉洞里面的刺激感覺,就象潮水,一浪接一浪的襲過我的全身;钑灥奈以谛睦锖艉爸骸咐瞎,好舒服呀!」「老公,我愛你!」

                「老公,用你的雞吧刺穿我吧,我想被你日死!」,平時不好意思說的話,在我的心里被一遍遍喊出。在蒙膿還知道自己正躺在帳篷里被插的我,有無力的手抓過毛巾填在了口中。

                也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只感覺下面肉洞里插動的肉棒,速度越來越快,急速的摩擦,讓我感覺自己仿佛飄了起來,老公在我耳邊急促呼吸聲,好象飛在空中呼呼的風吹響。飛的感覺好爽呀!

                肉棒奮力的擠了進來,巨大的力量好似要將兩個蛋蛋也一并帶入。在這一順間,我感到一股熾熱的噴射在了我的身體的最深處,在熾熱急流的作用下,好象一股巨大的電流搭接上了我的身體,在腦子一片空白的情況下,四肢觸電般的彈起,緊緊的纏住了我身上的男人。我們同時達到了男女性愛的峰頂——高潮。

                因為環境特殊,濤也沒象往常變著花樣的玩我,所以,今天晚上我只達到了一次高潮。但有這一次我就知足了。

                肉棒還戀戀不舍的停留在肉洞中,已經有些清醒的我,在昏暗中摸著滿是汗水的濤的背脊,將小嘴緊緊的貼在他的嘴唇上,舔他喘著粗氣的嘴,舔他汗跡跡的鼻,用手拉過來他的耳朵,小聲說到:好舒服呀。老公,我愛你。

                摸著濤由于肌肉而硬硬的屁股,感覺到他的雞吧在肉洞里漸漸的邊軟,真的好想自己下面就是一張小嘴,緊緊的吸住它,不讓它滑脫,在老公的身下,被壓到天明。

                可是,不行呀。這是在防震蓬里,又不是在家里。明天就是讓婆婆看到,豈不要羞死。

                明天早上,還要早點起來,給婆婆他們,特別是老公準備早餐,這就是女人,家務纏身的女人。

                可是,我愿意下輩子還做女人,還嫁給濤。因為我愛他,愛他的肉棒——雞吧——錘子,來插我——操我——日我的「B 」。

                哎呀,我的肉洞洞里有癢了…………

                【完】